Thursday, June 30, 2005

那天,有你一封长信

那天,有你一封长信,
好长一段踌躇的年纪,
那天,看你沉默不语,
却忘了问下次的相遇;

遥远的记忆,
我们象散落在四处的水珠,
不知会否有重聚的一刻,
泛黄的照片,
日夜思念的容颜,
我又回到了云淡风轻的从前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